夢想和鹹魚


教會音樂老師舉辦私人音樂會,是次音樂會,在結束總結時找了三子之父來分享,他在總結用了史提芬周的名句: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

上周,我和清心談天,我叫他努力學習,那就可以完成夢想。我更將早前他出席音樂會時聽到史提芬周(清心一定不認識她)的名句再提醒她。她之後忽然問我:鹹魚是甚麼?我立即給他看google image看,鹹魚的圖片。

昨天和清心出外吃飯,見到廚師推介有鹹魚雞粒炒飯,她說也想吃。不過,飯來到,她只吃了兩啖就不吃了,她說好鹹,不想吃!

我就即時回應:不要鹹魚,你那要有夢想⋯⋯


Saltfish

【全文轉載】《 當她們在哭的時候,誰敢發聲?》

可先參上文:【全文轉載】《 李懂媽星期三檔案 》之「 大學生 」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差的時代。
除了互相指駡,我看不到有什麼人肯用腦思考,如陶傑之流,簡單套上一句「講句粗口即予停學」,然後大肆評擊大灑狗血。
這並不是偷換概念,甚至不是移花接木,這是徹頭徹尾的插贓嫁禍、含血噴人!
之前我寫了一篇文章,開宗明義解釋了浸大事件並不是粗口的問題,而是「圍人」「兇人」的問題。
浸大副校長羅秉祥昨天發文同情學生 : 「聽到兩名學生受到即時停學處分,感覺很難過…… 當日衝擊語文中心的同學的確有錯(但不是爆粗) 希望他們能早日改過復課……」
很明顯,羅秉祥副校長有意強調 : 問題「不是爆粗」,但太多喜好煽風點火的人,故意環繞著「爆粗」去做文章,歪曲事實。
事實是什麼?
今早浸大校董王凱峰(身兼教職員代表)接受訪問,詳細講述兩名女教職員被十多廿名學生圍困接近八小時,受辱及受威嚇痛苦經歷,事後向他哭訴……
當學生會會長四出接受訪問、多次開記招的同時,為什麼就沒有人敢為兩名女教職員發聲?
她們可能剛為子女準備完早餐,匆匆返回浸大上班,又或者替丈夫揀選好領呔,便很開心地返回浸大準備教學…… 她們是製定大學政策的人嗎?她們做錯了什麼?
如果今天因為普通話政策可以被無辜圍困八小時,明天亦可以有另外一批以阿拉伯文為母語的中東交換生,再圍困她們十小時爭取無需英文合格……
不是說依法辦事嗎?
不是說大學自主嗎?
如果大學校規有明文規定,犯此例者可被暫時停學、或永久開除,校方連執行較輕的一項都不能嗎?
那為何不乾脆取消所有校規?
大學生是否願意學習普通話(或英文)、 又或者覺得學懂了對將來沒有幫助……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沒有意見。
但如果真是所有本地學生都堅決反對普通話合格才能夠畢業,本地學生集體罷考普通話,應該是最有威力的抗議吧?
浸大肯定承受不了全部本地學生(每屆約2000人)不能畢業,為何沒有人號召這個行動?
還是,有很多同學其實想考普通話?
最後,引述浸大校方的數字 : 推行普通話考核十年以來( 我推算約二萬五千名畢業生),只有五位同學因此未能畢業需要推遲。
李懂媽

【全文轉載】《 李懂媽星期三檔案 》之「 大學生 」

最近幾年香港的大學生事件,問題已非什麼有教無類,而是欲哭無淚。

有一位叫呂大樂的,可以寫一萬幾千字去分析大學生今非昔比,我只簡單歸納成兩個問題。

1. 爛仔夠高分可否入大學?
2. 大學可否開除(dismiss)學生?

如果不想對爛仔學生太絕情,其實可以勸喻自動退學 (withdraw),給予轉校的機會。
基本上,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大學生,仍屬於發奮上進的。

如果有人問我,大學生能否討論任何議題,包括港獨。
當然可以討論,醫生律師可以討論、的士司機可以討論、為什麼大學生反而不能夠討論?

但如果你問我,大學生可否圍老師、兇老師?
我的答案很簡單,欺師滅祖,逐出師門,自古皆然。

美國哈佛今個學年(17/18) 就開除了十個學生學籍, 因他們言行不當。
反觀香港所有大學,似乎甚少聽過類似事件,校長只放軟手腳,不淌渾水就是。

幼稚園生瀨屎瀨尿,當然要慢慢教……
小學生打交鬧事,當然要慢慢教……
中學生反叛逃學,當然要慢慢教……
大學生?

我同意,是社會的暴戾風氣蔓延到大學校園,尤其是立法會那些瘋癲荒謬景象,令學生有樣學樣,但如果大學生的表現仍然和幼稚園生一樣幼稚,那麼,香港在大學教育事業的投資,明顯是藥石亂投、痴心枉種。

最後,和大家重溫北宋邵雍之言。

上品之人 不教而善
中品之人 教而後善
下品之人 教而不善

亦即是,回到最上面的兩條問題……

李懂媽

出處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876593792359703&id=668601329825628

Joy to the World: A Christmas Hymn Reconsidered

Joy to the World: A Christmas Hymn Reconsidered
DECEMBER 22, 2014 | Alyssa Poblete

Isaac Watts was arguably the most prolific hymn writer of his day. He is known for writing such timeless hymns as “Behold the Glories of the Lamb” and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However, Watts is best known for writing the hymn “Joy to the World”—a song played worldwide during Christmas every year.

While he is much appreciated today, during his lifetime Watts was considered by many to be a disturbance of the status quo and even possibly a heretic for the lyrics he wrote. While he wasn’t a heretic, he was a revolutionary.

Watts grew up in a world where the music in every worship service consisted only of psalms or sections of Scripture put to music. Watts found the practice monotonous. To him, there was a lack of joy and emotion among the congregants as they sang. He once famously said, “To see the dull indifference, the negligent and thoughtless air that sits upon the faces of a whole assembly, while the psalm is upon their lips, might even tempt a charitable observer to suspect the fervency of their inward religion.”.......

全文請看:
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joy-to-the-world-a-classic-christmas-hymn-reconsidered/

IQ最高的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8%81%E5%BB%89%C2%B7%E8%A9%B9%E5%A7%86%E6%96%AF%C2%B7%E5%B8%AD%E5%BE%B7%E6%96%AF?wprov=sfl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