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你的深度思考能力是如何被毀掉的

【你的深度思考能力是如何被毀掉的】
https://m.facebook.com/professorsusu/photos/a.243561042475091.1073741828.241719029325959/1009109012586953/?type=3

商場門口排了幾十公尺的隊等著買髒髒包,我觀察了一遍整個隊伍,想知道人們怎麼消磨時間,我發現90%的人在玩《傳說對決》。

這些人為什麼這麼閒?為什麼他們願意把大把的時間,耗費在這些事情上?

從心理學角度,我可以毫不費力地列舉出十幾條“為什麼會有人願意排隊跟風”以及遊戲帶來的滿足感背後的機制。

但是,每天把幾小時的時間耗費在遊戲上,仍然會讓我覺得:太奢侈了。有這麼多時間,看書或者思考,不是更好嗎?

大約20年前,在美國舊金山舉行過一次會議,集合了全球500多位政治、經濟精英,會議的主題是:如何應對全球化。

與會者一致認為,全球化會加劇貧富差距,會使財富集中在全球20%的人手上,而另外80%的人將被“邊緣化”。那麼,如何化解這80%的人和20%的精英之間的衝突?如何消解這80%人口的多餘精力和不滿情緒,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美國高級智囊認為,唯一的方法,是讓這80%的人口安於為他們量身訂造的娛樂信息中,慢慢喪失熱情、抗爭欲望和思考的能力—這就是聞名遐邇的“Tittytainment”戰略,由Titty(奶嘴)與 Entertainment(娛樂)合成,中文譯為“奶頭樂”。

他說:“給他們塞上一個奶嘴,他們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他們會期望媒體為他們進行思考,並做出判斷。”

這個戰略,具體是什麼呢?

一是發展發洩性產業,包括色情業、賭博業,暴力型影視劇、遊戲,集中報導無休止的口水戰、糾紛衝突等,讓大眾將多餘的精力發洩出來。

二是發展滿足性產業,包括報導連篇的無聊瑣事—娛樂圈新聞、明星花邊、家長裏短,發展廉價品牌,各種小恩小惠的活動,以及偶像劇、綜藝等大眾化娛樂,讓大眾沈溺於享樂和安逸中,從而喪失上進心和深度思考能力。

一言以蔽之,那些被邊緣化的人,只需要給他們一口飯吃、一份工作,讓他們有東西可看,便會沈浸在“快樂”中,無心再做深度的思考。

這個戰略成功了嗎?目前來看,挺成功的。

是的,我說的就是一切偶像劇、明星、娛樂圈、臉書IG、微博熱搜、情緒煽動、低幼化遊戲。我們日常的視野中,充斥著這些信息。但這其中,99%的東西對我們沒有價值。

在臉書在Youtube上,低能耍白癡的網紅破百萬訂閱,爆乳露奶照隨便破千讚,都市傳說無腦實驗破萬觀看,反之科普專業知識、分享社會議題、深度思考內容,這些沒有人願意看,你還能欺騙自己嗎?

在我們生活中,有著太多太多被人為創造出來吸引我們注意力的東西——偶像劇、大片、綜藝、娛樂圈花邊、網絡遊戲等,每一條推送、每一款遊戲和每一檔綜藝背後,都隱藏著一個龐大而專業的團隊。

他們群策群力,用專業的消費者行為學或認知神經科學做支撐,用盡各種文案技法,就是要讓你點進去,然後幹掉你的時間。

而反過來,無論是學習、閱讀、思考、寫作,這些事情,哪一件有著這麼強大的陣勢?哪一件有這麼容易讓人滿足?這就是消費娛樂文化為我們創造的牢籠,而我們正心滿意足地一步步走進去。

一旦你習慣了娛樂這種“低成本、高回報”的刺激,你就很難去做那些“高投入”的事情——比如學習,閱讀,思考。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長此以往,你將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

如果你還對獨立思考能力懷有期待,鼠鼠會給你下面幾條建議。

平時盡量撥出一定的時間,看深度的、優秀的書籍和文章,保持自己對語言的理解和運用能力,盡量遠離流行的網絡用語,因為“誰掌握了語言,誰就掌握了思想”。

如果可以,拒絕那些膚淺的綜藝、影視劇、熱點消息、娛樂圈資訊,只看最優秀的作品。什麼是最優秀的作品?至少,是有突破性的、不反智的、引發思考的、有誠意的、需要動腦子的,不要讓自己成為“愉悅感”的奴隸。

最後,請找到一件能夠帶給你長期收益和幸福感的事,把它安排進每天的日程中。這將幫助你對抗庸常、平凡、索然無味的日常生活,讓你不斷保持頭腦的清醒。

夢想和鹹魚


教會音樂老師舉辦私人音樂會,是次音樂會,在結束總結時找了三子之父來分享,他在總結用了史提芬周的名句: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

上周,我和清心談天,我叫他努力學習,那就可以完成夢想。我更將早前他出席音樂會時聽到史提芬周(清心一定不認識她)的名句再提醒她。她之後忽然問我:鹹魚是甚麼?我立即給他看google image看,鹹魚的圖片。

昨天和清心出外吃飯,見到廚師推介有鹹魚雞粒炒飯,她說也想吃。不過,飯來到,她只吃了兩啖就不吃了,她說好鹹,不想吃!

我就即時回應:不要鹹魚,你那要有夢想⋯⋯


Saltfish

【全文轉載】《 當她們在哭的時候,誰敢發聲?》

可先參上文:【全文轉載】《 李懂媽星期三檔案 》之「 大學生 」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差的時代。
除了互相指駡,我看不到有什麼人肯用腦思考,如陶傑之流,簡單套上一句「講句粗口即予停學」,然後大肆評擊大灑狗血。
這並不是偷換概念,甚至不是移花接木,這是徹頭徹尾的插贓嫁禍、含血噴人!
之前我寫了一篇文章,開宗明義解釋了浸大事件並不是粗口的問題,而是「圍人」「兇人」的問題。
浸大副校長羅秉祥昨天發文同情學生 : 「聽到兩名學生受到即時停學處分,感覺很難過…… 當日衝擊語文中心的同學的確有錯(但不是爆粗) 希望他們能早日改過復課……」
很明顯,羅秉祥副校長有意強調 : 問題「不是爆粗」,但太多喜好煽風點火的人,故意環繞著「爆粗」去做文章,歪曲事實。
事實是什麼?
今早浸大校董王凱峰(身兼教職員代表)接受訪問,詳細講述兩名女教職員被十多廿名學生圍困接近八小時,受辱及受威嚇痛苦經歷,事後向他哭訴……
當學生會會長四出接受訪問、多次開記招的同時,為什麼就沒有人敢為兩名女教職員發聲?
她們可能剛為子女準備完早餐,匆匆返回浸大上班,又或者替丈夫揀選好領呔,便很開心地返回浸大準備教學…… 她們是製定大學政策的人嗎?她們做錯了什麼?
如果今天因為普通話政策可以被無辜圍困八小時,明天亦可以有另外一批以阿拉伯文為母語的中東交換生,再圍困她們十小時爭取無需英文合格……
不是說依法辦事嗎?
不是說大學自主嗎?
如果大學校規有明文規定,犯此例者可被暫時停學、或永久開除,校方連執行較輕的一項都不能嗎?
那為何不乾脆取消所有校規?
大學生是否願意學習普通話(或英文)、 又或者覺得學懂了對將來沒有幫助……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沒有意見。
但如果真是所有本地學生都堅決反對普通話合格才能夠畢業,本地學生集體罷考普通話,應該是最有威力的抗議吧?
浸大肯定承受不了全部本地學生(每屆約2000人)不能畢業,為何沒有人號召這個行動?
還是,有很多同學其實想考普通話?
最後,引述浸大校方的數字 : 推行普通話考核十年以來( 我推算約二萬五千名畢業生),只有五位同學因此未能畢業需要推遲。
李懂媽

【全文轉載】《 李懂媽星期三檔案 》之「 大學生 」

最近幾年香港的大學生事件,問題已非什麼有教無類,而是欲哭無淚。

有一位叫呂大樂的,可以寫一萬幾千字去分析大學生今非昔比,我只簡單歸納成兩個問題。

1. 爛仔夠高分可否入大學?
2. 大學可否開除(dismiss)學生?

如果不想對爛仔學生太絕情,其實可以勸喻自動退學 (withdraw),給予轉校的機會。
基本上,我相信大部分的香港大學生,仍屬於發奮上進的。

如果有人問我,大學生能否討論任何議題,包括港獨。
當然可以討論,醫生律師可以討論、的士司機可以討論、為什麼大學生反而不能夠討論?

但如果你問我,大學生可否圍老師、兇老師?
我的答案很簡單,欺師滅祖,逐出師門,自古皆然。

美國哈佛今個學年(17/18) 就開除了十個學生學籍, 因他們言行不當。
反觀香港所有大學,似乎甚少聽過類似事件,校長只放軟手腳,不淌渾水就是。

幼稚園生瀨屎瀨尿,當然要慢慢教……
小學生打交鬧事,當然要慢慢教……
中學生反叛逃學,當然要慢慢教……
大學生?

我同意,是社會的暴戾風氣蔓延到大學校園,尤其是立法會那些瘋癲荒謬景象,令學生有樣學樣,但如果大學生的表現仍然和幼稚園生一樣幼稚,那麼,香港在大學教育事業的投資,明顯是藥石亂投、痴心枉種。

最後,和大家重溫北宋邵雍之言。

上品之人 不教而善
中品之人 教而後善
下品之人 教而不善

亦即是,回到最上面的兩條問題……

李懂媽

出處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876593792359703&id=668601329825628

Joy to the World: A Christmas Hymn Reconsidered

Joy to the World: A Christmas Hymn Reconsidered
DECEMBER 22, 2014 | Alyssa Poblete

Isaac Watts was arguably the most prolific hymn writer of his day. He is known for writing such timeless hymns as “Behold the Glories of the Lamb” and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However, Watts is best known for writing the hymn “Joy to the World”—a song played worldwide during Christmas every year.

While he is much appreciated today, during his lifetime Watts was considered by many to be a disturbance of the status quo and even possibly a heretic for the lyrics he wrote. While he wasn’t a heretic, he was a revolutionary.

Watts grew up in a world where the music in every worship service consisted only of psalms or sections of Scripture put to music. Watts found the practice monotonous. To him, there was a lack of joy and emotion among the congregants as they sang. He once famously said, “To see the dull indifference, the negligent and thoughtless air that sits upon the faces of a whole assembly, while the psalm is upon their lips, might even tempt a charitable observer to suspect the fervency of their inward religion.”.......

全文請看:
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joy-to-the-world-a-classic-christmas-hymn-reconsidered/